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做饭是一场人生修行(原创)
发布时间:2021-02-18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很小的时候我经常跟着奶奶一起去买菜,这个做了一辈子饭的老太太总会有意识的教我分辨猪肉的新鲜程度,茄子的老或嫩,青菜是否打了农药,回到家奶奶便给我一把小椅子让我坐下,帮着她剥豆子拣菜,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那个时候的我懵懵懂懂地重复着简单劳动,却并不懂得奶奶是在教我做饭,教会我一生里最平凡但又不凡的事情。现在我长大了,独自穿行在超市的生鲜区,觉得脚步轻盈,不开心时做一顿好的吃下去,就不再惧怕风风雨雨,原来柴米油盐也是一种成长与修行,因为食物中蕴含着大千世界,烹饪里也藏着万众乾坤,所以你一定要学会做饭,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还为了在这个温柔与残酷并存的世界里用美食与能量治愈自己。

做饭是一项生存技能,有位母亲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女儿后,不幸癌细胞扩散,生命进入倒计时,这位坚强勇敢的母亲想要在离世前给女儿留下受用终身的遗产,思来想去母亲觉得教会女儿做饭,因为学会了做饭便意味着生存能力的形成,女儿四岁生日那天,妈妈送了一条围裙作为生日礼物,开始有意识地训练她切菜煮汤,还没有灶台高的小女孩踩着小凳子颤颤巍巍地拿起菜刀锅铲,用稚嫩的小手去摆弄锅碗瓢盆,调和油盐酱醋,别的孩子还腻在父母怀里撒娇,她已经系着围裙掌管起一家人的肠胃和心情,妈妈自然是心疼的,她对女儿说:“做饭这件事与生活息息相关,我要教你如何拿菜刀,如何做家务,学习可以放在第二位,只要身体健康能够自食其力将来无论走到哪里做什么都能活下去”。自食其力被现在的许多父母简化为高分与高薪,一句“你只要好好学习其它什么也不用管”成为他们的口头禅,长大后独自生活的孩子们常常将外卖吃成了家常便饭,肠胃问题层出不穷,可照顾不好身体的人拿什么去和生活握手言欢。从这个角度来讲,女孩的母亲可谓用心良苦,女儿还不到五岁,母亲便与世长辞,父亲郁郁寡欢,父女两相依为命在丧妻丧母的疼痛中继续着悲喜交加的人生,女儿的一生不至于过得太糟糕,教会一个孩子做饭便是教会他谋生和谋爱。  

做饭是一项生活技术,遇到过一些姑娘总是谈做饭而色变,说起这个话题时她们便摆弄起新做的美甲,骄傲地表示自己十指不沾阳春水,是个养尊处优被富养长大的女孩,做饭似乎总带着一丝烟熏火燎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想到围着灶台转的黄脸婆做好了汤汤水水守在饭桌前望穿秋水,因此女孩们下意识地抗拒着,抗拒的或许不是做饭,而是沦为家庭主妇丧失自我的可悲人生,我也有过这样的偏见,毕竟亲眼目睹过将青春熬进一粥一饭的奶奶和妈妈,于是迫不及待想要逃离那样的命运,少年时只希望将来的自己穿着高跟鞋驰骋职场,始终不想俯首做羹汤。直到大学时到一位教授家里做客,他的妻子穿着麻质的长裙笑盈盈的切了水果盘端上,有橙子猕猴桃和草莓,说不上多么复杂但用心一放整个果盘就生气盎然起来,我悄悄往厨房瞥了一眼,厨房里干净整洁。那天的晚饭很丰盛,红烧牛肉装在青华大碗里,凉拌皮蛋摆成了花朵摸样,翠绿的青菜衬着白瓷盘,一桌子的活色生香,师母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每道菜的做法,笑着告诉我们:“我很喜欢做饭,看着它们在我手里变得秀色可餐,心里的满足和快乐简直无以言表”,原来真的有一种女人能把柴米油盐酱醋茶变成琴棋书画诗酒花,我们心生澎湃,再往下问才知道师母主攻美学研究,对美食亦颇有心得,她当时对我们说了一句话至今难忘的话“做饭不是为了讨好丈夫和家庭,而是为了让生活更美丽,因为做饭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能用一餐饭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自然也懂得从生活重压中抽出身来过地有滋有味风生水起”。厨房的温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家的温度,那方寸之间调和着人间五味,热闹而温馨的香气扑鼻里有人倾注了许许多多的爱,我们在案板上细细切碎酸甜苦辣,在油锅里慢慢煎炒悲欢离合,一生一世的细水长流其实就是在这小小的幸福和欢喜里,会做饭的你待到为人父母便知道怎样将那小小身躯养成强健筋骨,待到父母老去,也懂得怎样用饮食来抚慰他们的老弱伤病。其实爱到深处的最自然表达不过是轻声问一句:“你饿不饿,要不我给你煮碗面”。

做饭是一场人生修行,最会做文章写诗词的吃货当属宋代才子苏东坡,但稀奇的并不是那些锦绣华章里的美食,而是才子的一双妙手文能提笔武能做菜,发明了以东坡命名的系列美食,吃的不亦乐乎活的也始终酣畅淋漓。苏轼的一生遭遇三次贬谪,在艰苦的环境中他的作品里也都是随遇而安,这应该与他的爱吃会吃且善于制作美食不无关系,苏轼的东坡肉味香而色美与诗作一起传为美谈,东坡羹被后世奉为经典,更不要说东坡肘子东坡豆腐等等,我猜想亲手烹制这些诱人美味时苏轼的一颗心该是静的,像水滴涌入大海平静却宽厚无边,因为他已看到平淡生活中的温柔。苏子的美食之旅是一场伟大的人生修行,煎炒炸煮集千锤百炼,酸甜苦辣就是百味人生,所以写出了人生有味是清欢,也明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一路走一路吃不惧山高水远,不怕人心险恶,反正还有一双手一颗心还有大江南北的各式美味,世间处处皆风景,人间处处逢知音。如此,方能将寻常食材化腐朽为神奇,用善于发现美和制造美的心与手,将别人眼中的苟且活成诗和远方,当你不知道做什么时你就做饭,喂饱自己的胃,心也就不空了,哭着吃过饭的人可以走下去,哭着做过饭的人则可以走更远,因为不灭的信念与不死的梦想依旧在内心闪闪发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