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冬的哲学(原创)
发布时间:2021-01-29 来源:经开分局 浏览次数: 字号:A A+ [打印] [关闭]

从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春天到烈日当头、酷热难耐的夏季,再到秋阳杲杲、秋风徐徐的秋天。冬天是四季的最后一站,也是四季中最为寂静、沉默的季节,她带着四季最后的回忆在萧条的、沧桑的、残败的大地上重新孕育希望、酝酿生机。

北方的冬天,大地露出硬邦邦的脊梁,成片的树木直挺挺地伸展着一身光秃秃的枝丫,简单随意地矗立在空荡荡的天地间。似乎冬天为万物做了最精准的减法,留下生命最简单、最真实的躯干。那些落尽繁华,被岁月修剪过的寒枝,看起来更像一个坚强无畏、冷峻刚毅的硬汉。枯黄的芦苇丛,黛色的山岭,褐色的枯枝,再配上远处墨色的三五村庄大概是北方冬天最多的配色。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极了一副简洁又不失韵味的水墨画。我想生活之美、人生之乐也大底如此,若是能删繁就简、极致精简,即使一蓑烟雨、结庐人境也能辟出一番怡然自得、心远地偏的淡然洒脱之境。

少时贪玩,每到冬天我们就期待着、盼望着下雪。因为我们相信,雪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精灵一样会施展魔法,她可以在一夜之间,将天地万物变成一个巨大的游乐场。我们喜欢踩着洁白的雪留下一串串脚印,我们喜欢在雪地里嬉闹玩耍。如今看雪,只觉得“雪”尘封了一切或喜或悲、或起或落的过往,还大地一片洁白。此时的雪,多了一份独钓江边的孤傲、添了一份雪粉华舞梨花的灵动、展现了一份故穿庭树作飞花的别致。少无适俗韵,对于冬雪就是自然纯粹的喜欢;此去经年,冬雪依旧只不过踏雪之人多了一份恬淡寂然的情愫。

越是寒冷的冬天我们越倍加珍惜那恰到好处的暖阳。因为寒冷让我们变得畏手畏脚、步履维艰。这个时候,冬阳就像一个调皮的孩童,总是和天地万物捉迷藏,又像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妇人,不愿意浪费一点光辉。于是,每当冬阳拖着长长的影子洒向大地时,人们都按耐不住地找一个最佳的地点来沐浴阳光。我们总能看到一些年迈的老人向阳而坐。这些花甲古稀老人大多已经行动不便,有的就在自家门口的空地上找一个阳光充足的角落坐着,有的拄着拐杖挪着小碎步找一个较为宽广的、有台阶的地方坐着。他们总是目光炯炯、波澜不惊地望着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街巷。我不知道老人安详释然的皱纹下藏了多少岁月的风霜,让他们如此从容不迫。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为过往。这冬日的暖阳或许能够勾起他们心中或喜或忧的过往,但最终只会被岁月深深刻在皱纹里,从容、释然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冬枝的冷峻、冬雪的洁白、冬阳的温和为冬天增添了一份冷静、淡雅、从容的品性。也正是因为冬的这种品质是我欣赏、羡慕、敬畏的,所以四季之中对于冬不知不觉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怀。因为:

冬是大地的画笔,删繁就简三秋树。

冬是恬淡的智者,阅尽春秋归于静。

冬是人生的暮年,落尽繁华始如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