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民互动 > 局长信箱
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举报套路贷、非法暴力讨债、非法强迫伪造借条,打官司从中获利。
提交时间:  2019-06-02
信件内容:  举报信 尊敬的公安部门领导您好: 我是来自渭南市富平县焦村西组的一名村民,名叫于立博,1995年生,今年24周岁,男。现因套路贷缠身,被社会放贷人员告上法庭对我进行了判决,从而影响了个人征信、限制了高消费,严重干扰到我正常生活,家境近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已无家可归。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国家打黑除恶之际,从而能依靠政府将犯罪分子彻底铲除,还我一个清白! 现我本人于立博实名举报曹健对我进行非法套路贷。(曹健,男,汉族1967年12月2日生,住富平县刘集镇张北村曹组) 事情经过大致是这样的,在2016年年末,具体时间日期已记不清楚。曹健(债权人)和我父亲于鹏为(债务人)一并前往西安莲湖区北大街到我上班的公司找到我,于鹏为与曹健先通过利诱、好言巧语让我在他们以前的42万借款协议上加上我个人的名字,于鹏为说是只要我签上名字,曹健便会给他再借50万以解燃眉之急。起初已经引起我的警觉,遂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后他们发现好话说给我不听,便采取了言语暴力、恐吓等行为。曹健当时对我说到:“若你不签这个字,你爸就借不到这50万元进行周转,到时候不光他受到社会上放贷人员的威胁,就连你本人这辈子也无法逃脱干系”。我父亲于鹏为随后又来对我进行劝说:“我当父亲的怎么可能把你拉到坑里去害你,再说了咱家还有房子,后面我准备把房子卖掉,首先就给曹健把你签字的这个借款协议42万元还了,对你绝对造不成一丁点影响,让你签字个字的目的就是让曹健放心、给他有一个保障,意思就是咱不会不给他还钱的,所以这些你就都放心吧,听我的话把这个字签了吧”。当时在这种思想和人身受到极大压力和干扰的情况下在他们以前的42万协议上签上了我的名字,与我父亲和他妻子刘润娥成为了共同借款人,后面我父亲的确把家里房子卖掉了,但是给我身上产生的债务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在2018年中旬,我无意间发现我的支付宝信用分突然下降,查看下发现一条富平县法院执行记录,便赶紧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查询了我的相关信息,发现自己早在2017年12月26日被曹健告上法庭,富平县人民法院已经对我和于鹏为、他妻子刘润娥进行了执行裁定,执行标准为30万元及利息。随后我电话里问了我父亲于鹏为,这30万是什么情况,与42万我签字的那个借款协议是否有关联。他本人回答到是没有关系的,说是在2017年间曹健和其他两名社会人员在富平县杜村西街某小旅馆内(具体旅馆名称不详)对他进行了扣留手机、殴打、暴力恐吓等非法手段,限制人身自由不让走。逼着他另外写了一份30万元的借款协议,利息三分,期限一年,不光让于鹏为本人签上了名字,还让其代我写上了我的名字,但是我父亲在这之后是没有拿到一分钱借款。这件事情一直是瞒着我进行的,包括到现在我本人也并未收到法院的电话或书面形式的出庭通知,全部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我父亲于鹏为代为出庭最后进行了判决。暂且不说暴力胁迫、恐吓、殴打等逼迫手段让于鹏为代我在借款协议上签字是否涉嫌严重违法,就连法院开庭我作为被告人竟然未收到任何形式的通知就判定我必须偿还这前所未有的30多万元借款,这完全是剥夺了我本人合法的诉讼权。 经我向父亲于鹏为进行了详细的询问了解,他本人实际上前前后后只借了曹健不到15万元的本金,期间就以现金的方式向曹健还了利息二十余万,后期又被曹健以非法拘禁、殴打的方式逼迫他把家里的地皮以8万元利息的形式抵押给了曹健。2019年4-5月份,曹健把我父亲抵押给他的地皮以20万元的金额卖给了其他人,这个卖地皮的事情经过可以在村里核实,都有证据记录的。现在对我来说最大的难题就是我父亲借高利贷的借条、抵押地皮、期间还款的证据全都没有,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走正常法律程序控告、申诉基本是没有太大希望的。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首先非常感谢政府能在百忙之中查看这封信件,我本人诚恳的希望国家能彻查曹健放贷团伙,严厉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在此期间我定当全力协助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提供各方面所需的线索,以求一举将犯罪团伙彻底消灭,还我本人清白! 至此,敬礼!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富平公安局
回复时间:  2019-08-15
回复内容:  

您好!感谢您对我们富平公安局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在收悉您反映的问题后,我局领导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人员对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2019年6月11日,我局分别接富平县“扫黑办”、富平县政府督查室转来“网友反映东华街道办焦村村民借贷纠纷问题”后,我局“扫黑办”高度重视,立即组织精干警力,严格按照公安部《公安机关摸排核查涉黑涉恶线索暂行办法》及《陕西省公安机关摸排核查涉黑涉恶线索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展开全面细致的核查工作。 2019年6月17日,此线索核查工作结束。现将核查情况汇报如下:

一、核查工作责任人和主办人

第一责任人:何志义,富平县公安局局长,联系电话:138****3221。

直接责任人:陈建峰,富平县公安局副局长,联系电话:137****7616。

主办人:张策,富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电话:137****7006。

张伟,富平县公安局宫里派出所副所长,电话:181****5297。

张向辉,富平县公安局庄里派出所副所长,电话:136****3848。

二、举报人、被举报人及相关人员基本情况

1.举报人基本情况

于立博,男,现年24岁, 1995年5月2日生,身份证号:610********021535,汉族,中专文化,户籍所在地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现住咸阳市秦都区宝泉路彩虹压缩机厂。

该于自幼上学,中专毕业后在家务农,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在西安市北大街“陕西立鼎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上班”,2018年6月至今在咸阳市打工。

2.被举报人基本情况

曹健,男,现年52岁,1967年12月2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67********,汉族,高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富平县刘集镇张北组曹组,现住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无犯罪前科。

该曹自幼上学,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2005年至2017年4月在富平县城开馍店,2018年8月至今在富平县出租车公司开车。

3、相关人员基本情况

于鹏为,男,现年47岁,1972年2月8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72********,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现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民族路紫金家府一区1号楼1单元2704室,系举报人于立博之父。

邓志坤,男,现年71岁,1948年1月20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48********,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杜村镇丰荣路56号,现住富平县杜村镇丰荣路56号,系于鹏为债主。

宋选荣,男,现年50岁,1969年12月21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69********,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流曲镇由店村北沟组,现住富平县流曲镇由店村北沟组,系于鹏为债主。

贾朝鲜,女,现年66岁,1953年11月8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53********,汉族,户籍所在地省富平县莲湖村三组,现住富平县莲湖村三组,系于鹏为债主徐辉峰(已故)之妻。

徐浩荣,男,现年42岁,1977年9月19日生,身份证号码:6105281977********,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杜村镇莲湖村三组,现住富平县杜村镇莲湖村三组,系于鹏为债主徐辉峰(已故)之子。

陈亚妮,女,现年47岁,1972年8月4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72********,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到贤镇姜义村姜东组2号,现住富平县到贤镇姜义村姜东组2号。

王套仓,男,现年57岁,1962年8月15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62********,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华朱街道办焦村村焦东组,现住富平县华朱街道办焦村村焦东组。

仇建军,男,现年51岁,1968年6月16日生,身份证号码:6121331968********,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宫里镇仇石村,现住陕西省富平县宫里镇仇石村。

韩铁庄,男,现年34岁,1985年3月20日生,身份证号码:6105281985********,汉族,户籍所在地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现住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

三、线索核查情况

问题1.关于“在2016年年末,曹健和我父亲于鹏为一并前往西安莲湖区北大街到我上班的公司找我,于鹏为与曹健先通过利诱、好言巧语让我在他们以前的42万借款协议上加上我个人的名字,于鹏为说是只要我签上名字,曹健便会给他再借50万以解燃眉之急,起初已经引起我的警觉,遂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后他们发现好话说给我不听,便采取了言语暴力、恐吓等行为”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不属实。经查,于立博称:2016年年末的一天(具体日期记不住),其父亲于鹏为电话联系他后,当天下午于鹏为、曹健、陈亚妮在西安市北大街莲湖公园附近好捷酒店大厅找到于立博,后于立博在其父亲于鹏为、曹健的劝说下在30万(经询问于立博,反映材料上说所的42万元为其自己记错,实际为30万元借条)的借条上签字,签字期间无人对于立博进行暴力恐吓行为。经询问曹健、于鹏为、陈亚妮,均称未采取暴力手段。(附:于立博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于鹏为询问笔录、陈亚妮询问笔录)

问题2.关于“到现在我本人也并未收到法院的电话或书面形式的出庭通知,全部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我父亲于鹏为代为出庭最后进行了判决”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属实经查,2017年8月7日,曹健因于鹏为一直未能清还借款,将于鹏为、于立博、刘润娥一家三口起诉至富平县人民法院,经调取富平县人民法院(2017)陕0528民初2658号民事判决书及相关资料,其中法院工作人员于2017年8月12日对于鹏为的谈话笔录能够证实,富平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将相关立案手续交与于鹏为,于鹏为表示其代收,并会通知其妻子刘润娥及儿子于立博,后于鹏为未通知于立博及刘润娥,判决书亦能证实庭审时于立博未到场参加庭审。富平县法院送达回证亦能证实判决书由于鹏为代收。(附:于鹏为询问笔录,富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庭审记录及于鹏为谈话记录)

问题3.关于“2017年曹健和其他两名社会人员在杜村西街某小旅馆内,对于鹏为进行了扣留手机、殴打、暴力、恐吓等非法手段,限制人身自由不让走,逼着于鹏为另外写了一张30万元的借款协议利息三分,期限一年,不光让于鹏为签上了名字,还让其代我写上了我的名字”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不属实。经查,核查民警在调查于鹏为与曹健借贷纠纷过程中,未发现另外一张30万元借条,富平县人民法院(2017)陕0528民初2658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所做出的曹健与于鹏为、刘润娥、于立博借款一案中,所涉及的30万元借条就是在西安市北大街莲湖路好捷酒店于鹏为、曹健让于立博签字的借条,经于立博确认该30万元借条上签字确系其本人所签,不存在于鹏为被逼着重新打了一张30万元的借条的事,在询问于鹏为过程中,于鹏为也否认在杜村西街旅馆被曹健逼着再打了一张30万元一事。(于鹏为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富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

问题4.关于“于鹏为只借了曹建不到15万元的本金,期间以现金的方式向曹健还了利息二十万元”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不属实经查,于鹏为在2014年家里盖房时因资金紧张,先后多次从曹健处借钱,后于鹏为陆续偿还,先后偿还曹健二十余万元。2015年5月10日于鹏为与曹健将剩余欠款核算后,将所有剩余借条倒为一张30万元借条,其余借条销毁,现双方在借款本金数目及约定利息各执一词,且二人在借贷过程中均为现金交易,也无旁证可以证实,故于鹏为具体在曹健借款本金数目无法查证。经调取富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及法庭调查材料,能够证实在法庭调查时,于鹏为当场确认30万元为借款本金,利息为3分,后经富平县人民法院判决“于鹏为、于立博、刘润娥于本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二十日内偿还原告曹健借款300000元及利息,利息从2015年5月10日起按年利率24%支付至借款清偿之日”。(于鹏为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富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

问题5.关于“于鹏为被曹健以非法拘禁、殴打的方式逼迫于鹏为把家里的地皮以8万元利息的形式抵押给曹健””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部分属实经查,该流转土地为焦村村村民韩实仓、韩华堂耕地,于鹏为于2016年以88000元(其中韩实仓38000元、韩华堂50000元)的费用将该土地流转到自己名下,其中韩实仓土地流转费38000元于鹏为未向韩实仓支付,在2017年8月8日于鹏为将该流转土地使用权转给曹健所有,于鹏为写有声明及流转土地及附属房产抵债协议各一份,声明能够证实于鹏为将流转土地使用权以五万六千元的价格交与曹健,抵债协议能够证明流转土地房屋及附属物以两万四千元交与曹健,同时能够证明该八万元用于抵于鹏为借曹健欠款的利息。于鹏为与曹健达成协议后,曹健从韩实仓、韩华堂手里将该土地使用权流转到自己名下。但在双方签署协议过程中仅曹健及于鹏为两人在场,故在此过程中曹健是否对于鹏为有非法拘禁及殴打无法查证。于鹏为称曹健在杜村一旅馆采取其不同意转让,不让其走的方式强迫其在协议上签字,曹健称其在于鹏为油坊和于鹏为协商后,于鹏为同意以抵债的方式转让,并未采取强迫的手段,双方均称签署协议时,仅他两人在场,无第三人在场,无旁证能够证实。另经调取富平县人民法院(2018)陕0528执协276号协助执行通知书,执行通知书显示2018年7月10日,富平县人民法院对“于鹏为位于富平县东华街道办焦村村焦西组,流转土地及附属房产予以看管”。(于鹏为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富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韩实仓询问笔录、曹健与韩实仓土地流转协议,曹健与韩华堂土地转让协议、于鹏为声明、于鹏为与曹健抵债协议)

问题6.关于“曹健在讨债过程中对于鹏为非法拘禁、殴打”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部分属实经查,1、经询问于鹏为,于鹏为称2016年的一天,曹健带着一名叫曹亮的男子向其讨要欠款,在此过程中,曹亮用手在其胸部捅了两下,伤情轻微,经询问曹健及曹亮,曹健、曹亮对此予以否认,因于鹏为不能再提供相关线索,故该问题无法查证,双方均未报警。2、经询问于鹏为,于鹏为称2017年8月份,曹健与于鹏为多名债主到其油坊,在油坊曹健对其进行殴打,限制其人身自由。经调查2017年8月7日,曹健、宋选荣、邓志坤、贾朝鲜、徐浩荣等人在于鹏为油坊要求于鹏为偿还借款,在此过程中曹健、宋选荣在于鹏为身上打了几下,后于鹏为报警,经调取出警记录,能够证明于鹏为在2017年8月7日1时15分报警称其家有人闹事,后民警进行处警,于鹏为在处警民警现场询问过程中,未提及被殴打及限制人身自由,民警在现场处置完成后,于鹏为及曹健在现场笔录上签字确认,于鹏为在签字确认时亦未提出被殴打及限制人身自由一事。民警离开后于鹏为与曹健、宋选荣、邓志坤、贾朝鲜、徐浩荣等人商量到富平县人民法院让法院解决债务,双方到富平县人民法院门口等待法院上班,早8时法院上班后因双方未按程序进行起诉,法院工作人员让双方按程序进行起诉,于鹏为遂带其债主到富平县杜村西街一旅馆进行商量,在此过程中不存在非法拘禁。3、经询问于鹏为,于鹏为称2018年5月份左右,曹健在杜村西街星光旅馆,曹健打了其两拳,让其在法院承认其借曹健的30万元为本金,当时陈亚妮在场,经询问曹健、陈亚妮均否认殴打及逼迫情节,经调取富平县人民法院庭审记录,在法庭调查时,于鹏为亦未对30万元借款提出异议。(附:于鹏为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曹亮询问笔录,宋选荣询问笔录,邓志坤询问笔录,贾朝鲜询问笔录,徐浩荣询问笔录,陈亚妮询问笔录,报警记录及现场笔录,富平县人民法院庭审记录)

问题7.关于“曹健对我进行套路贷”的问题调查。

此问题反映内容不属实。经查,于立博所说对其进行套路贷,指的就是于鹏为及曹健让其签字的30万元借款。经询问于鹏为,于鹏为称其多次向曹健借款,曹健给其借款的利息为5分、7分不等,经询问曹健,曹健称其借给于鹏为的借款利息均为3分,因双方在后期将所有借款倒为一张30万元借条,约定利息3分,现双方对原始借款利息各执一词,且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借款时双方约定利息,亦无证据证实存在套路贷的违法犯罪行为。(于鹏为询问笔录,曹健询问笔录)

四、核查结论

综上所述,于立博举报曹健涉嫌违法犯罪线索反映的七个问题,问题1“在2016年年末,曹健和我父亲于鹏为一并前往西安莲湖区北大街到我上班的公司找我,于鹏为与曹健先通过利诱、好言巧语让我在他们以前的42万借款协议上加上我个人的名字,于鹏为说是只要我签上名字,曹健便会给他再借50万以解燃眉之急,起初已经引起我的警觉,遂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后他们发现好话说给我不听,便采取了言语暴力、恐吓等行为”不属实;问题2“到现在我本人也并未收到法院的电话或书面形式的出庭通知,全部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由我父亲于鹏为代为出庭最后进行了判决”属实;问题3“2017年曹健和其他两名社会人员在杜村西街某小旅馆内,对于鹏为进行了扣留手机、殴打、暴力、恐吓等非法手段,限制人身自由不让走,逼着于鹏为另外写了一张30万元的借款协议利息三分,期限一年,不光让于鹏为签上了名字,还让其代我写上了我的名字”不属实;问题4“于鹏为只借了曹建不到15万元的本金,期间以现金的方式向曹健还了利息二十万元”不属实;问题7“曹健对我进行套路贷”不属实;问题5“于鹏为被曹健以非法拘禁、殴打的方式逼迫于鹏为把家里的地皮以8万元利息的形式抵押给曹健”部分属实;问题6“曹健在讨债过程中对于鹏为非法拘禁、殴打”部分属实;问题7“曹健对我进行套路贷”不属实。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摸排核查涉黑涉恶线索暂行办法》及《陕西省公安机关摸排核查涉黑涉恶线索实施办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于立博举报曹健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已核查结束,曹健无违法犯罪嫌疑,拟报请办结。

五、对举报人进行回访反馈和开展息访息诉的工作情况

线索部核查结束后,核查小组约谈了举报人于立博,对查证情况进行了反馈,举报人于立博对公安机关查证结果表示满意。(附件:于立博询问笔录)

附件:1. 于立博、于鹏为、曹健、邓志坤、宋选荣、贾朝鲜、徐浩荣、陈亚妮、王套仓、仇建军、韩铁庄询问笔录

2. 富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两份。

3. 富平县人民法院对于鹏为谈话笔录一份。

4. 富平县人民法院庭审记录一份。

5. 借款、协议等书证。

感谢您对"局长信箱"工作的信任和支持,欢迎您继续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

2019-07-03 10:24:43
1、是否及时处理
2、反应问题是否解释明确
3、办理意见是否满意
4、办理意见是否落实
信件编码:
 查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