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民互动 > 局长信箱
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瓜坡镇派出所所长:申书锋,不作为
提交时间:  2019-05-22
信件内容:   自2018年5月12日,报案之日起,到今天,已经过去整整1年零10天,瓜坡派出所以各种理由,一再拖延,不处理案件最终结果,不移交我父亲。 事情经过:因为东邻居安年喜、党引领一家房屋翻新,欲图强行霸占我家宅基地,4月强拆我家老屋房顶,5月12日其纠结他的两个儿子安友亮、安明亮及其大女儿,外孙女一家七人,叫上推土机想要强行推倒我家围墙,我父亲和哥哥阻拦,安年喜、安友亮,将我父亲打成“轻伤二级”(胸腔肋骨骨折两根、腰椎骨骨折2根)。 我父亲住院第二天,他家恶人先告状,把我家告上杏林法庭,说我父亲阻止他家盖房,结果法院来人全面了解后,就走了! 知道要吃官司,所以没有占我家围墙,把我家房顶给修缮了,本来不打算修缮的! 派出所调解:从案发到现在,我父亲始终坚持案司法程序走,不调解!瓜坡派出所,从邻里和谐团结、防止矛盾激化事件再发的观点出发,为我父亲调解,本来想着“人民民警为人民”,申所长一天很忙,也很不容易,所以积极配合瓜坡派出所,但最终双方调解未达成一致,调解失败。 调解过程:对方对调解非但没有诚意,反而针对我们不断挑衅!如: 1、盖房之时把我家房上搞得一塌糊涂; 2、他们家的房檐台堵住我家的下水道,至今仍未“改动”; 3、他家将电线架在我家房上,经调解,已撤去; 4、5月12日,将我父亲打伤,只字不提而且装病赖在医院不走,在10月份安年喜亦做伤情鉴定,党引玲做假伤情鉴定(2017年冬季晚上去她家猪圈的时候摔伤)均定为轻微伤。 派出所各种推诿:我不知道,是申所长真的很忙,还是故意耗我们,折腾我们,让我们按他的意思办,拿2万块钱,结案,从2019年3月到今天,我父亲无数次去找他,他故意冷落我父亲、晾我父亲、视我父亲不存在,直到我父亲拿头撞墙,几乎给他下跪,他才答应不调解,按司法程序走,让我父亲下次再来,签个字,之后下次按约定时间去,干等了一天,终于在其中的一天,等到他,他又说这事情你不管了,到时候打电话通知你,或者你打电话给我,申所长的电话,从2018年6月到现在从来没有打通过,等了一周,我父亲又去找他,他又说你下周一来,结果就无数个下一次,我们始终选择相信申所长很忙,我父亲74岁的老人了,实在跑不动了,选择不相信申所长,才让我再次投诉,作为一个司法部门的领导者,说话这么不靠谱,信口开河,故意推诿,就连做个伤情鉴定,不提供材料,导致伤情鉴定拖延了2个月,也是说的事情你不管了,到时候通知我们,结果还是我们自己问的,他们没有给人家鉴定中心提供材料。 侧敲旁击:申所长,给我父亲说他去了解过了,对方说我父亲先打的他们,我父亲一个74岁的人,能打的过他家谁,能打的过他家还敢强拆我家屋顶和围墙?不断挑衅我们,还要再打我们,如果我父亲打的他们,为什么他们不报案?事发当天的现场,如果不是瓜坡派出所王超警官,及时赶到,我父亲就不是断几根肋骨那么简单了,会重残或者有生命危险,现场一个惨惨惨!我不知道这个在全国打黑除恶的形势下,这个属不属于黑恶势力! 选择投诉:我父亲实在是没有精气神从西安我的住处,往华县瓜坡派出所这样反复跑,每周逮机会去等申所长。 麻烦领导您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为民做主,再次感谢您,能看到此投诉,我父亲是真的不愿麻烦您,但是这样一直让人拖下去,不断跑路,身心真的很累,所以麻烦领导您了! 此致 敬礼!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华县公安局
回复时间:  2019-05-24
回复内容:  你好,你所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收到,现已呈领导查看,请您耐心等待,谢谢配合!
1、是否及时处理
2、反应问题是否解释明确
3、办理意见是否满意
4、办理意见是否落实
信件编码:
 查询码: